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医疗电子 > 业界动态 > 机器人玩转医疗领域,强生杀出一条“血路”

机器人玩转医疗领域,强生杀出一条“血路”

作者:时间:2019-03-15来源:网络收藏

  美国最大的医疗产品和器械公司强生宣布以 34 亿美元价格收购机器人手术公司 Auris Health ,并将额外为其提供 23.5 亿美元的发展资金支持。交易将于 2019 年第二季度完成,交易完成后强生可获得 Auris Health 用于呼吸道手术和肺癌检测的外科技术。

本文引用地址:article/201903/398514.htm

  Auris Health 的创始人 Frederic Moll 是母公司 Intuitive Surgical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Intuitive Surgical 是世界知名的医疗器械公司,于 1995 年上市,是市场的开拓者也是垄断者,开发的手术机器人已广泛用于前列腺切除术、心脏瓣膜修复和妇产科手术中。华尔街在 Google 上市 11 周年时曾做过一项关于公司投资回报率的研究,在当时美股上市的 6000 家公司中,只有 13 家公司的投资回报率超过 Google,Intuitive 就是其中一家。

  目前市面上的手术机器人主要应用于妇科、心血管、神经外科、腹腔镜和泌尿外科检测或手术中,一台手术机器人的价格在几十万至几百万美元之间,但市场规模并不大。据市场分析机构 Mordor Intelligence,2018 年全球手术机器人市场规模在 41 亿美元左右。 Intuitive 每年卖出的手术机器人也不足千台,2018 年共卖出了 926 台,2017 年仅卖了 684 台。

  据强生发布的 2018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医疗器械业务的增长开始放缓,销售额仅同比下降了 1.5% 至 270 亿美元,不及 2017 年近 6% 的增速。强生称要通过收购和剥离业务的方式提振医疗器械业务的业绩。

  强生表示正在创建一个以试用数据为中心的“互联网生态医疗系统”,利用数据和手术机器人相关技术同时辅助和指导外科医生完成手术。

  近日,强生医疗创新中心在美国德州医学中心登场。

  据强生内部人士透露,这一创新中心主要负责研发巨头突破性的医疗设备,以降低外科手术的侵入程度。

  该创新中心的负责人是强生医疗副总裁,其也是医学博士,还曾是名外科医生。

  而这距离强生中国区主席、强生亚太区医疗器材集团主席孟启明透露出的强生全线进军AI信号仅相差一周多。

  近日,孟启明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透露,强生已经踏入AI医疗圈,接下来将大幅推动这一领域的发展。

  关于在AI方面的布局,孟启明称,强生想要做一个指导外科医生的手术机器人。

  因为,目前市场中能够找到的机器人只能依照医生指令做事情,进行模仿,孟启明认为未来的机器人应该拥有强大的学习能力,它指导外科医生做更好、更高质量的外科手术。

  仅数天后,强生作出了重要布局。强生人士称,强生医疗创新中心是强生旗下独一无二的研发机构,该机构有望在医疗器械设备领域掀起一场革命。

  事实上,强生踏入AI的第一只脚,是在2015年12月,谷歌的Verily(原名谷歌生命科学)和强生医疗设备公司Ethicon宣布成立一个名为Verb Sur-gical的初创公司,该公司的目标是创造一种更为安全、有效的操作系统,以及更加聪明的辅助手术机器人。

  孟启明口中所说的可以指导外科医生做更高质量手术的机器人将在这个公司诞生。据了解,第一个机器人已经诞生,只是距离强生的理想还有一些差距。

  Verb Surgical这一新生公司将拥有强生和谷歌两大巨头不同的优势。强生拥有对先进仪器制造的经验,同时谷歌在机器学习和图像处理方面拥有丰富的知识。

  在目前的机器人医疗市场上,绝大部分被Intuitive Surgical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占领。

  达芬奇外科手术系统是一种高级机器人平台,其设计的理念是通过使用微创的方法,实施复杂的外科手术。FDA已经批准将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用于成人和儿童的普通外科、胸外科、泌尿外科、妇产科、头颈外科以及心脏手术。

  达芬奇机器人由三部分组成:外科医生控制台、床旁机械臂系统、成像系统。手术器械尖端与外科医生的双手同步运动。

  当然即便拥有这项技术,手术还是需要人工控制,也就是说手术过程的好坏依然取决于医生手术的水平。并且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价值超过200万美元,每年维修费用高达17万美元。同理,手术费用也将极其昂贵,所以其他医疗机器人公司正在努力研究一种成本低的手术机器人。

  在骨科五巨头(强生DePuy Synthes、美敦力、施乐辉、捷迈邦美、史赛克)中,2018年的营收显示,只有强生骨科业务出现了负增长。

  虽然这次大价钱收购的Auris目前商业化的产品是应用于肺癌,但是强生收购的主要目的是为之前收购的Orthotaxy 骨科辅助手术机器人做补充。或许未来我们就可以看到骨科手术机器人为强生器械带来新的营收。

  而美敦力在收购Mazor Robotics一年,就已经有手术案例。美敦力收购脊柱机器人同样是为了保住自己脊柱龙头的地位。在医疗器械高度专业化和细分化的市场中,收购可以获取新技术,开辟新市场。

  从正面例子来看,而提前布局收购的人已经尝到了甜头。施乐辉在2016年收购了骨科机器人公司BlueBelt(包括其Navio机器人),从2014年,Navio逐渐实现商业化,2017年,Smith&Nephew宣布推出其NAVIO手持式机器人辅助全膝关节置换术(TKA)应用。这将NAVIO平台扩展到全膝关节,这种手术占全球膝关节置换手术的80%。

  目前,NAVIO机器人辅助系统不需要术前图像,例如CT扫描。这使患者能够无需额外的步骤,成本和与额外术前成像相关的辐射。

  在2017年, Navio机器人就已经为施乐辉手术业务的增长做出贡献。2018年,Navio机器人所在的Other surgical businesses也是增长最快的部门。

  从大环境来说,手术机器人同样是被看好的赛道,拥有达芬奇机器人的直觉公司(Intuitive Surgical),在17年间股价翻了63倍,截止2017年,达芬奇机器人全球安装台数4409台。

  在2017年前,医疗器械巨头还处于试着慢慢接受数字健康医疗,2015-2016期间,我们能看见的合作是飞利浦和病理学公司PathAI合作;史赛克和微软在增强现实方面合作打造未来手术室;强生和Verily建立合资公司研究手术机器人;美敦力和IBM的Watson合作研发血糖管理预测APP。

  但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美敦力已经出手直接收购AI营养科技公司,飞利浦也是大力向健康科技公司转型。

  时隔两年来看,有些具体的尝试还未见到回报,但是这些方向没有一个后退,更多的是加大投入。在数字健康方面,从合作走向收购,从边缘产品开始变得中心。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