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高端访谈 > 模拟公司如何拥抱数字革命的新纪元

模拟公司如何拥抱数字革命的新纪元

作者:王莹时间:2019-03-12来源:电子产品世界收藏

作者 / 王莹 《电子产品世界》编辑

本文引用地址:article/201903/398400.htm

  编者按:这两年数字化进程加快,人工智能、自动驾驶、5G等新技术不断涌现,但也受到了国际宏观政治经济因素的影响。作为一家模拟公司,如何迎接这波数字化革命?

  这是搞半导体技术最好的年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如果套用19世纪欧洲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狄更斯描写伦敦和巴黎的《双城记》的话,那么2018、2019年可以称为:“这是搞半导体技术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有挑战的年代。”

  因为一方面市场上有很多变化,有很多未知的因素,例如贸易战等,还有很多市场在发生转变,对于所有搞技术的企业是很大的挑战。同时又有很多新技术在砥砺发展,特别是以人工智能(AI)为核心,不仅有软件算法,还有大数据、云计算、智能设备等组合起来,在推动很多市场更快地转型。

  这种变化相当于阴和阳。所有的挑战是阴,在推动着阳的发展;所有的技术是阳,也推动着市场上的一些剧烈变化。这对业界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就看大家怎样来执行和推进自己的战略。

  工业革命的简要回顾

0.jpg


  第一次工业革命最早是在欧洲,第二次工业革命主要在美国,接下来的第三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相信会由中国或亚洲来驱动,而这也是中国前所未有的机遇。

                                                                            ——JERRY FAN

  如何找到机遇?首先回顾一下三次工业革命的特点(如图1)。

1.jpg

  每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由三个行业来驱动的:能源、通讯和交通。例如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推动力是蒸汽机作为一种新的能源利用方式诞生了。通信方面则诞生了电报。从交通角度,诞生了蒸汽机驱动的火车和轮船。这些改变了人类沟通和移动的方式,以此来推动整个工业的发展。

  第二次工业革命又产生了新的能源,有利用石油、电力所产生的动能装置。在通讯方面也有新的演进——出现了电话、电视,甚至还出现了早期的IT(信息技术)与互联网。交通方面,有了汽车、飞机——这些需要石油,甚至有些还需要电力来驱动。

  再看看将来的发展。不管怎样定义第三代、第四代工业革命,最大的驱动力还是来自于上述三个行业。例如能源领域,有新能源的诞生。从通讯角度,无线通讯是完全打破了原有通讯方式的一种最新通讯方式,不管是语音通讯、视频通讯还是数据信息通讯。交通方面,最新的不管是新能源车,还是无人自动驾驶的智能车,也是完全打破了传统交通工具的使用习惯,推动了很多技术和行业向前发展。

  这是组合创新的时代

  第三次工业革命所提及的行业变化需要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有个很重要的前提是数据,因为所有的算法和算力是以数据为基础的。我们每天会产生2.5 Quintillion字节的数据,特别是90%的数据是在过去两年内诞生的,现在的数据是以指数式地产生并积累。

  是一家模拟公司,最主要的工作也是关于数据,涵盖数据的感知、采集和传送,最终连接数字世界和模拟世界。从模拟世界到数字世界,或者说从真实世界到互联网的虚拟世界,有这些环节的专业技术,包含测量、解读、互联整个信号链(如图2),来最终获得有效的用于人工智能加工、计算的数据。

2.jpg

  在中国市场看到的一个很重要的机会,即ADI董事长Ray Stata在上海的讲课里提到过的一个新概念——Combinatorial Innovation(组合创新)。现在创新很重要的特点是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技术有突破性/革命性才是创新,很多现有的技术以一种新的方式组合起来支撑一个新的应用,这个应用本身也是创新,这也是组合创新最重要的价值点。

  特别是在中国,组合创新有很好的土壤。因为中国有个显著的特点是所有新技术的应用速度非常快,同时中国地大物博,有15亿人口,所以在中国市场,任何新技术的产生和应用会得到迅速的发展。

  针对中国市场这个特点, ADI建立了专门的中国市场发展战略,核心有两个方面:产业合作;本土化。

  就产业合作来看,很多新应用诞生时,不仅技术重要,建立整个生态系统/产业合作也很重要,而且上下游/生态环境里的每个环节,大家都要有业务发展的盈利模式,这样整个业务才可以充分而快速地发展。

  就本地化而言,针对中国市场发展速度非常快、客户的需求和成本结构要求又非常高的特点,ADI把很多原来传统在全球做的决策迁移到中国本地来做,并且研发上也加大投入,做一些针对中国客户和中国市场的产品,这样更符合中国的应用特点。

  热门问答

  问:这两年全球大环境都有较大变化,这对ADI中国业务有何影响?

  答:2018年,特别是2018年年底时,我们是受到了宏观的政治经济因素的影响,肯定比前一两年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在中国特别还有些流动性的问题,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大环境。但ADI业务并没有受到这些宏观环境过多的影响。例如,ADI 2018年第四季度是全年四个季度中增长率最高的,这非常令人意外。2018年第四季度,ADI的中国业务增长也非常强劲,没有明显减缓的趋势。

  因为在大的宏观环境下,要看高技术公司专注在哪些市场热点上。如果这家公司的技术产品专注在上面提到的领域,包括5G通信、汽车电动化、无人自动驾驶等在大环境基础下仍高速增长的领域,那么业务就会随着这些高增速发展的领域而发展。如果有些公司的技术产品是和传统行业有更大的关系,那失败的概率会大一些。而非常专注于高增长领域的技术公司,尽管会受到的挑战,但压力会小一些。

  问:ADI是如何参与人工智能技术的?

  Jerry:人工智能(AI)是一个平台,很多厂商关注。虽然ADI是模拟公司,但也把AI作为最重大的几个战略之一来发展。

  从模拟数据的采集来支撑AI的算法和算力,这是ADI很自然想到的价值点。

  例如,利用AI技术和算法来提升原有产品的竞争力。ADI原有的音频可以做语音的采集,应用的场景之一是智能音箱,会把人们的声音抓过来,提供给后台做语音识别。ADI在传统声音采集技术上加了AI语音算法,因此可以在很多人说话的房间里,能够把目标声音和别的声音区别开,然后把其他的声音作为背景噪声而淡化,把目标声音清晰化。这样不仅用于智能音箱,还可用于汽车驾驶中的语音识别等场合。可见,ADI不仅做语音识别本身,还做在信号处理的时候怎样智能地去识别所需要的信号。

  实际上,ADI还有很多例子来说明AI的概念和算法可以和组合在一起,发挥非常好的应用价值。这也是一个组合创新的好例子。

  问:ADI在2018年本地化的一些重大决策,以及2019年的规划是什么?

  答:本地化可以从几个维度来看。

  第一个本地化是决策的地方。作为一家跨国公司,很多公司的决策流程非常复杂——很多决定需要总部授权。2018年ADI建立了中国总裁责任制。传统上对于业界很多公司,中国老总的位置相对于销售总管。从2018年开始,ADI对Jerry Fan的岗位有绝对授权。有了这个授权以后,很多原来需要到总部报批的决定,现在本地中国团队自己就可以做,可以对中国市场做出迅速响应,这是一个决策的利好。

  第二个是产品的利好,怎样把原来针对全球的产品定义和设计更加专注于中国市场?为此,ADI中国新成立了系统解决方案事业部,专门对中国市场进行开发。

  第三个重要角度是人才。在很多跨国公司里,特别是达到一定规模的公司,还是有很多海外员工、甚至是老外做中国一把手来建立团队,但Jerry是完全以本地化的身份来掌管的,而且ADI中国的人才也是以本地为主。所以ADI在业界也树立了一个很好的范例——吸引了很多本地优秀的管理和技术人才。

  问:宏观经济摩擦对ADI的影响?

  答:如果说贸易战对一家公司没有任何影响那是不可能的,还是会有影响。对一家公司的影响是否大,体现在这家公司的技术和产品在市场上是不是有足够的差异化:它是一个大众化、大家都有的产品,只是价格上有优势?还是所提供的技术和产品本身有足够的价值差异化,不是其他产品容易替代的?这个可决定在贸易战里面的业务受到的挑战大小。

  从宏观角度,半导体业全球化是所有行业里面比较完整和彻底的,体现在从设计、到晶圆制造、再到封装、测试等所有环节里,每家半导体公司几乎是全球化公司。而且设计方面有可能是多家、多地资源中心配合在一起做研发。所以很难说这个产品是来自于哪里。因此从半导体行业本身的特点来看很难完全区域化。因为每个地区对某个环节发展的优势不一样,有些做设计非常合适,有些做封装或者做测试有它的特点。我认为从长期来讲,这个行业还是一个充分的全球合作局面。

  问:ADI中国下一步将在哪些方面投入?

  答:我们正在研发和应用方面增加投入。围绕的领域就是上述几方面,例如汽车电动化、无人驾驶等智能化趋势,还有5G无线通讯。上述的市场热点也正是我们积极在扩充资源这些领域。今后十年,不管政治经济形势怎么发展,这些技术的市场增长是可持续的。宏观地,ADI对中国的投入、对这些领域的投入是不变的,甚至在加大。

本文来源于科技期刊《电子产品世界》2019年第3期第1页,欢迎您写论文时引用,并注明出处



关键词: ADI 芯片 201903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
博聚网